Tag Archives: 丹尼斯奎德

倒吃甘蔗,漸入佳境 –《顫慄異次元》

px_fpen4118872908
 
<片長>
102 Mins
  
<導演> 
克利斯汀阿凡特
  
<主演>
丹尼斯奎德,班佛斯特,安潔陶依
 
  
[簡介]
當鮑爾從人工冬眠醒來時,發現自己身處在一艘巨大漆黑的太空船上,方才還在身旁的嬌妻不過只是一場夢。腦子裡的記憶模模糊糊,很多事情都只有片段的記憶。他不記得自己睡了多久,也不知道為何在自己在船上,更糟糕的是他也不知道船在哪裡,要開往何方!
 
指揮官佩頓,跟鮑爾一樣剛從人工冬眠醒來。他發現自己與鮑爾被困在一間小操作室內,唯一的出口似乎只剩天花板上的空調管路,而船上的電力也很不穩定,供給電力的核心反應爐看起來汲汲可危…。他們得憑著自己殘存的片段記憶,在時限之內將反應爐搞定。但這宛如鬼域的太空船上,到底有什麼驚人秘密?
開眼電影時刻連結
 
 
[觀後心得]
 
《顫慄異次元》是部有意思的片子。有點《奪魂鋸》之類的人性猜忌,也有像《惡靈古堡》般的變種怪物,還有如同《異次元殺陣》般的小房間過關斬將。演員方面,有老牌男星丹尼斯奎德挑大樑,製片則找來《惡靈古堡》系的保羅安德森壓陣腳,算算就是德國新秀導演克利斯汀阿凡特的名氣最小。不過他在2009年還有另一部驚悚片《特案39》,由芮妮齊薇格主演(對,你沒看錯,是那個跟驚悚片完全搭不上邊的甜心。)台灣預計是11月底上映。
 
 
但對慣看恐怖懸疑片的朋友,《顫慄異次元》的前半可能有些老套,突然發出的吵雜巨響也有點刺耳,太空吃人怪獸仍舊長得像《魔戒》裡的咕嚕,跟其他片子裡的近親家族們差不了太多。
 
 
但到了後半,整部片就開始有意思了起來。不但有諜對諜爾虞我詐,也略略觸到關於人類(或說是地球人?)這種生物孤寂的哀傷。而劇情上在前半埋下的伏筆,來到後半也一一牽動開始發揮效用。當然,某些怪物片橋段還是不可少的,而某些人在這種調調的片子裡也一定會死,(看過的朋友,可以猜猜我說的是哪裡?)這倒是不必太過苛求了。
 
 
(以下有關鍵劇情洩漏,不喜者勿入!)
 
最後的結局很有意思,也頗令我意外。藉著太空船的死,才換得船上所有乘客的生。原本眾人(當然也包含觀眾)以為從由逃生艙脫離太空船的結果,會是漂流到外太空,必死無疑,沒想到卻….。電影的最後一幕,讓眾多逃生艙以弧線方式從水底彈射出來,再落在海面上,宛如象徵生命力的海豚跳躍一般,挺有寓言味道。
 

挑戰失敗 — 《天啟四騎士》

b_h0
<片長>
90 Mins
 
<導演> 
喬納斯艾克朗
 
<主演>
丹尼斯奎德 …… 艾登
章子怡 …… 克莉絲汀
 
 
[簡介]
快來看 (Come and See) !在警探艾登負責的連續殺人命案現場中,每次兇手都在四周留下這幾個血紅字樣。這是挑釁,暗示,還是某種不知名的儀式?而隨著案子的發展,艾登發現兇手似乎有意引導警方的辦案辦案。究竟兇手最後的目標是誰?又為了什麼呢?
 
 
[百字短評]
影片技術方面沒有問題,主角警探的演技也不錯,最大缺點是命案本身的設計有缺陷。但這卻又是這類驚悚片的主要賣點,所以一出問題,片子的氣勢也就跟著弱了。
 
 
[正文 (有些許劇情洩漏)]
自從1995年《火線追緝令》這部經典問世後,這種有象徵意義的驚悚犯罪片拍起來都很辛苦。因為不論如何,一定免不了得被拿來跟《火》片做一番比較。而面對這麼經典的片子,很少人能挑戰成功。這回,片名典故源自於聖經的《天啟四騎士》也不例外,並沒開創出新格局。
 
 
其實美術道具、燈光、還有畫面設計都很成功到位。比如第一場戲,在荒郊野外一片冰天雪地中,出現一個高貴的木製小架子,上頭擺著精緻的亮銀色餐盤,便是一個詭異到不行的設計。而接著出場,拿來懸吊被害者的支架,也帶著令人戰慄的美感。最後發現白騎士身份時,他的房間整個都是不可思議到令人害怕的白色,也十分震撼。
 
 
問題,是出在劇本上。
 
 
首先,殺人兇手的象徵意義不夠明顯。從片名可知這四個罪犯,分別代表四個騎士。在聖經裡四個騎士有各自代表的意義,片中也有提到。但這些命案的犯罪動機或殺人手法,卻跟代表意義毫無關連。相較於《火》片有意義地用七宗罪來懲罰被害者,自是差了一截。更甭提聖經裡的騎士是黑白紅灰,而《天》片不知為何改成了黑白紅綠。
 
 
此外,在預告片裡,就已經洩漏了某人是兇手之一,因此「意料不到的加害人」橋段已毫無作用。接下來在獄中訪談的片段,既不像《沈默的羔羊》裡的智慧殺人魔,對辦案線索有所暗示卻又玩弄警探於股掌之間,憑該演員的演技也無法達到像《破綻》裡的兇手一般,用異常冷靜的嘲笑挑釁,讓觀眾感到毛骨悚然。
 
 
[心得 (洩漏關鍵劇情)]
除了在前面提到的,殺人手法跟象徵意義連不起來之外,這些犯罪本身的宗旨也不一致。倘若「四騎士」犯罪的宗旨,是如同第二樁命案的懲罰方式,殺掉犯錯的人(雖然那人罪行是黑騎士捏造的),那麼後兩個命案的宗旨就錯了。因為這兩個騎士都是用自殺來換取讓活著的、犯下錯誤的人痛苦地活著。
 
 
反過來說,倘若後兩個命案對了, 這連續犯罪的宗旨是讓犯下錯誤的人活著並感到痛苦,那麼前兩樁命案的宗旨就錯了,也沒必要用殘暴的手法拿出母親腹中的胎兒。
 
 
犯罪沒有象徵意義,宗旨也無法連貫,但這些卻又是本片最大的賣點,所以我實在很難對《天啟四騎士》有什麼太好的評語。也許只能說精心設計的劇本難求吧!
 
h1